当前位置:首页 > 版权中心专题模板 > 中国原创版画交易平台 > 业界动态
论坛观点
来源:  时间:
  钟有辉(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美术系版画艺术硕士班教授、台湾美术院院士):

  我认为这个平台塑造出来的艺术家都很有信用、都非常棒,这不但是给艺术家的平台,还给所有爱好、欣赏版画的人以信心:可以来这里买画,买到的不会是假画。

  今天有这样给艺术家的平台是非常好的。现在为什么会有复制版画,很多都是艺术家甚至是版画艺术家做出来的。在欧美和日本做的好的地方是,原创版画和复制版画市场上分的很清楚,在画上有明确的签署说明。

  

  陈琦(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教授,硕士生导师,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,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秘书长):

  中国的版画现在处在最好的年代。

  作为艺术家来讲,我们需要有这样一个平台来向社会去输送优秀的艺术作品。因为艺术作品最终还是为人民服务,需要有一个靠谱的平台去介绍给社会,同时也通过平台来传递有关艺术家、有关艺术的正确的资讯。从这方面讲,我不单纯把它当做商业的平台,我觉得它也承担了很多艺术品对于社会公众的责任。作为艺术家我们应该支持它。

  

  秦昌桂(北京市文化发展中心主任、北京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):

  新时代科学技术的发展,给版画带来了严峻的挑战。版画的根源源于其可复制性,其原作需要依靠签名、题目来区别于其他复制品,因为它是复制出来的。现在复制技术的飞速发展,国画、摄影、油画,其他任何平面视觉媒体的展现形式,可以快捷的利用版画的手段来复制,艺术家也可以在上面签名。带来的挑战是,我们版画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版画需要,别的画种不能代替,只有版画的独特形式才能出来。

  艺术家走向市场,要爱惜自己的产品,靠自己来维系,珍惜自己的作品,市场也会给艺术家很好的汇报。

  

  余丁(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、国家艺术与文化政策研究所所长、艺术管理学系主任):

  最近20年艺术品市场的发展,版画的春天好像最近几年刚刚开始。现在市场出现了问题,复制版画,即原本是油画、水墨画的作品复制成版画,在版画市场上出现了混淆,原本是版画家创作的作品,和复制的、甚至不是传统版画技术复制的版画都在这个市场相互竞争。当版画市场开始有一点点活跃的时候,又遭遇了这些复制版画和现代科技手段制作的版画的挑战,这是现在市场和收藏面临的重要问题。

  

  李冰(全球当代艺术100名贡献人物之一,著名收藏家):

  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迅速崛起,市场出现了很多复制版画。复制版画作为时尚界的一种要求,有其存在的价值,但我认为其价格太高,已经远远超过了原创版画的价格。这样一种没有原创力的版画能卖到这么高的价格,我觉得市场是一定会出问题。中国收藏界的人很多认为版画是印刷品,我们在收藏体系中还是比较雏形,很多人不了解收藏版画中具有什么文化和因素。这些原因都导致了现在版画市场的混乱。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来做这个市场,对推动版画的原创创作和真实性很有作用。

  

  董梦阳(中国艺术博览会组织领军人物、中国文化开拓红人):

  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父亲的一句话“油画是二胡,像说话一样,谁都能听懂;版画是钢琴,抽象的,越听越美。”这句话说得就是版画是很高级的艺术。当年鲁迅先生倡导中国新兴版画主要是为了宣传,因为版画的可复制性便于宣传,也推动了中国版画艺术的发展、产生了很多优秀艺术作品和艺术家。

  现在的复制版画,卖到了几万美金,卖到这么高,以后怎么能升值,这里面一定有泡沫。现在原创版画和复制版画的关系,就像我们原来说的脑体倒挂,脑力劳动者工资低、体力劳动者工资高。这个事情人们早晚要心明眼亮。国际版权交易中心和市场各方要不断地告诉人们什么是原创版画、原创版画的价值在什么地方。当我们买到艺术家的版画,你还能依稀感受到艺术家的温度在版画上时,那是一种愉悦,而复制版画则是工人制作出来的,这是跟原创版画不能比的。复制版画对于宣传艺术、推广艺术是有一定好处的,但是不能把它的价值过分估告,否则一定会成为泡沫。现在这泡沫已经形成了。

  我觉得我们当今的时代应该把前人的精神带到这个时代来,成为有知识、诚信的商人。

  

  彭中天(全国文化产权交易共同市场秘书长,中国城市文化产业发展联盟副主席,北京大学研究员,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,知名学者):

  我们是世界最大的艺术品市场,但是我们没有定价权;尽管市场总额这么大,但是我们作为中国市场经济组成部分的艺术品市场,在市场常识方面有明显的缺陷。这些问题的存在,会制约我们这个市场的发展。所以我们应该关注艺术品市场的生态,那么艺术品市场的生态和产权有密切关系、保真体系有密切关系,流通规范和公开平台都是整个生态的组成部分。

  今天我们就流通生态环节进行探讨。我们知道,创作孕育了价值,转化提升了价值,而交易实现了价值。如何做到产权明晰?如何建立保真体系、如何能有一个可以发行和二次流转的平台以保障流通性、保证公众的参与。这么多年国际版权交易中心通过努力来提供一个新的样本,尤其是在艺术品定价方面,通过降低门槛来引入大众、来发现价值,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。国际版权交易中心选择原创版画来作为创新模式,我认为很恰当,因为版画是以版权为核心,版权容易确定,并且有一定的数量,便于流通和传播,属于标准的复制品,所以通过这样的实验来证明新的交易模式,从而为中国在未来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取得定价权做出尝试。

  艺术品定价是世界性难度,说它简单也简单,因为它是由钱和人来定价,作为一个新型的交易平台,我们要回答的是用什么样的钱、由什么样的人定价更公平、更合理。这就取决与平台的制度建设,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把自己定义为市场的独立第四方,是为艺术家、为消费者和中介者服务的一个公开平台,所以我们定了三点原则:一是公开、公平、公正,这是交易所共性的东西;二是定价、定权、定质,这是有标准的;三是增信、增值、增量。这一套制度设计本身就是考虑到艺术品市场如何让更多富裕起来、追求精神生活的人参与进来,就是大众化。我认为大众化是未来非常重要的方向,只为少数人服务的行业是发展不起来的。

  

  陆蓉之(业界著名策展人,台北市都市计划审查委员、台北文建会公共艺术委员,并担任多家艺术馆馆长):

  作为艺术家,个人的生产力是有限的,越有名的艺术家越不能满足市场,市场就越饥渴。艺术市场跟体育、娱乐行业都一样,都有明星效应。为什么体育、娱乐的市场这么大?因为他们有大众市场、有明星,可是艺术市场的明星是远远不够的,所以中国这样的市场化的环境,我们需要培养艺术家中的明星。

  版画交易与油画交易不一样的是,它有复数的量,版画的限量在那里,没有人规定版画该应多少张。我以前排除艺术品的复数概念,认为那是工艺品,后来在去年参观达利的雕塑的展览时,顿悟了这种复数的艺术的意义和伟大,我觉得版画的市场和影响力现在才是起步,游戏规则的建立和政府的介入都是有影响的。

  关于盗版,我有不同的意见,有市场价值的作品才有盗版。我们不可能禁绝盗版,历朝历代都有仿作,这个是我们禁绝不了的,所以我们今天能做的就是保障它是真的而已,而无法排除别人造假、盗版。所以我认为管不了市场的盗版,我们更应该关心怎样保障合法的版权,在合法的保障里让艺术家得到合理的分配。中国现在艺术品市场的乱象是唯利是图,但是我要例外提出四个字“微利是图”,版画家应该把利润压低别贪,如果贪心、短期内炒作不看好。

  

  赵迪(国家文化产业发展促进中心研究员、国家级数字文化产业战略专家):

  艺术品有没有泡沫是一个相对的概念。现在的艺术品市场,大多数定价靠两点:一是画廊给出意见,第二是拍卖行。像国际版权交易中心,从交易制度来看,不管开盘后是涨是跌,它是一个相对海量的、同一时间有很多人在买卖的一个供需关系平衡的价格,那这个价格可能有溢价、有不合理的成分,但是它相对于画廊、拍卖行的,它的基础定价都会更科学一些。有记者问,一个作品是如何定价上市的?我认为,一个作品是以什么样的价格上市并不是最重要的,因为它最终有交易,当交易达到平衡时它是一种价值的发现。一开始的定价可能有多种定价模式,但不管不同的价格到最终都会平衡于交易的平稳阶段,而交易的平稳阶段就是论坛的主题——在交易中发现价值。

  艺术品的问题基本取决于三个问题,一个是保真的问题,假货泛滥,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提供了一系列机会和方式,来确保投资人投资的作品是有版权的、是真实的;二是信息平衡性的问题,为何很多作品暴涨暴跌、价格乱象,有很多是因为信息不对称,主观上艺术家或管理机构没有披露客观完整信息,客观上市场有很多炒作,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的交易模式则保证了信息的完整真实披露;第三个是流动性的问题,艺术品是全球四大通用交易品,但在国内艺术品交易受到限制,艺术品交易并不完全活跃,主要集中在拍卖行的交易方式,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的交易模式,则为不论是实体交易还是金融交易提供了一个通畅的渠道和市场。所以我们可以说,“在交易中发现价值”,现在的这种交易模式,在这三个方面都能实现尽力的解决。

  

  桂周琦(西部证券交易制度首席研究员):

  怎么通过交易制度来保证各位专家描绘的蓝图。我这样理解,有需求了才会有交易的动机,这个需求是基于所交易的物品本身有价值。当交易达成的时候,可以看成交易价值的标的物的交换和流动。是不是有需求一定有交易呢,不一定,比如法律规定的限制。所以有需求的话还需要配合其他的条件,一个是法规层次,要有保障这种交易合法化的法规;二是合理的交易制度;三是有交易场所;四是交易过程的配套的服务。除了法规是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涉及不到的,其他三个条件都是国际版权交易中心能够做到的。

  

  殷秩松(国际版权交易中心董事长):

  我开始做交易所时懵懵懂懂,但是越做越觉得交易所的价值在哪里。首先一条它是大众参与的过程,大众参与的过程才会是能够被认定有价值的必备的过程。任何一个人都有权说一幅画值多少钱,但是一个画作或者其他产品进入公众市场时,只有有大众充分参与的过程,才会是公正公平的过程。我们现在在做的这个平台,是力图把消费和投资糅合在一起,让它发生化学反应。当我们对美的东西欣赏不够时,我们有没有可能在投资的动力下介入进来,而在投资过程中,随着我们对艺术品的了解,可能就真的变成真的收藏者、消费者;另一方面,如果一个版画没有更多的人收藏和消费,它凭什么具有投资价值。没有实体的消费基础,其投资价值到底从何而来。所以我们现在看这个市场,我们之所以选版画很有意思,它既有“版权”含义的“版”,又是“画”、是艺术品,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单件的其他门类的艺术品,选择了这种复数艺术品,原因就是让大众参与。只有大众参与了、消费了,才有大众的投资;只有大众参与了反复的交易,才能有真实的价值和价格。所以为什么我们越做越觉得交易所的价值在这里,它给大众一个公开、公平、公证参与的机会。

  与大众化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信用问题。中国的信用问题靠我们自己的努力,在短的时间内也无法解决,我们能做的是创造一个封闭的信用市场,来形成一个持续的交易过程,当这个市场的价值基本上能达到价值点时,我们可以让市场的作品、标的物,进入更广阔的、更没有设定的一个公开市场。我至少能保证,第一,经过充分交易形成的价格,将比在拍卖会拍出的一次价格要稳定的多,更能经受市场的检验;第二,我们给每一幅作品加的身份证,从此这幅作品可以永久做保真交易。我们通常说没法保真,但我们通过源头锁定,加上身份锁定,就是我们提取了它的特征信息,之后所有的交易都可以是保真,不在我们交易平台的交易也是保真交易,原因是有了DNA的身份证。刚才广老师说靠身份证很悲哀,的确是,但这就是中国的现实环境,我们必须这样才能保证市场中有真的交易发生。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花费精力在信用环节的设计,就是因为我们在大众的市场里面要给大众一个交代。

  

  向勇(管理学博士,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、艺术学院副院长,著名文化产业学者):

  交易平台的表现形态是一个简单的双边交易、物和物的交换,但是又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价值的实现,而是发现价值。

  第一,关于交易,它是人的不确定性和确定性、人的有限性和无限性的解决手段,因为我们都有能力的确定性,都有自己的技能和资源的有限性,但是我们又面对需求的无限性,这就是为什么从自给自足开始后人类有了各种交易手段。无论是艺术品都是其他,我们都不应排除交易这种手段,交易所内含的需求就是有市场,是一种买和卖的关系,这跟产品的实用价值、功能价值都不影响。

  第二,关于价值,随着对人类需求的发展,现在商品,不论是文化产品还是其他商品,我们交换的除了它的使用价值,还有它的文化价值。我把艺术文化价值分为三大类,第一是膜拜价值,第二是展示价值,第三是体验价值。膜拜价值体现在油画、国画、以及其他艺术品原作;展示价值体现在复制件,我并不认为复制版画是有问题的,只要正规的获得版权、或者获得授权,把原作通过技术手段制作复制版画,使其进入千家万户,实现了它的展示价值;艺术的第三种文化价值是体验价值,这种体验价值跟膜拜价值有联络。在我看来原创版画是很有意思的,它把膜拜价值和展示价值在某种意义上做了结合。本来膜拜价值和展示价值是矛盾的,但是我们用原创版画把两者做了结合、进入我们可能性的私欲的空间,这就让我们在艺术品消费的同时,也获得了升值的空间。因为膜拜价值的产品,因为它的唯一性、原真性,才有了升值的可能,这是很多人进行艺术品原作投资的原因。艺术品的复制品没有收藏价值,只能进入到艺术消费。而只有原创版画,把这两者很好的结合起来。。所以我对于基于这种交易平台的原创版画充满了信心。这种交易模式使我们成为艺术品的欣赏者,又能让艺术品进入日常生活,实现日常生活审美化的效果,来妆点我们的空间。经过我们最近的研究,买原创版画及其他复制类艺术品的中产阶级、白领越来越多,他们一方面是为了家中妆点,另一方面是为了通过膜拜价值的营造,来让自己进入到一种艺术消费的情境之中,而不是简简单单的买了一些装饰海报、装饰画。所以这种需求越来越大,因此我觉得这种交易平台发现价值,通过这种方式,能够实现让艺术品原作“分身有术”。传统的艺术品原作,即使拍价再高,也不是一种规模效应,因为它只是实现单价的增长,而不是在单价和数量两个变量改变的情况下产生的新的经济效应。交易发现价值,文化照亮人生,这是我们平台的重要意义。

    分享到:
发表评论

笔名:

项目搜索会员注册
  • 名  称
  • 编  号
  •    项目   意向   备案

北京东方雍和国际版权交易中心版权所有 京ICP证140774号 京ICP备130137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453号
未经国际版权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必究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28号雍和大厦西楼1-2层 电话:010-64097700 服务热线:4006212400